行摄徽州


  没来徽州前看过不少关于徽州的介绍,马头墙、四水归堂、五岳朝天、祠堂、牌坊……给我太多的黑白印象。而真正走进徽州后,才发现这一程竟然是一场色彩盛会,因缘际会,竟被裹挟其中。也许与想像出入颇大,惴惴间我竟只知道用镜头打量周围的世界。

 

婺 源


  江西婺源古时也属徽州地界。因四月正是婺源的油菜花期,所以选择从这里开始我的徽州之旅。没想到竟开了个好头。
  初至婺源,县政府所在地紫阳镇与一般县城无二。“婺源归来不看村”,想看婺源看来就要到农村去。
  随便找一个村庄一头扎进去,立刻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。
  农村竟然可以这样漂亮!
  看溪流穿村而过,石桥、木桥点缀其上,水上或有竹筏、木船穿梭往返,整个村子便生动了起来。再向细处探寻,村舍多用青砖垒成,青砖外是一层黄色黏土,最表层是白色的石灰。多年过去,石灰斑驳,黄土褪去,烟熏火燎,青苔丛生,原本白色的墙竟然生出青、绿、黄、黑、灰等多种色彩,像极了哪家顽童泼的油彩。村民在门口晒的白菜、布鞋,河边放置的美人靠、渔筐、渔网,桥上趴着晒太阳的狗、田埂边堆的稻草……一草一木都是一幅不会重复的曼妙画卷。小心翼翼的一一将其摄入镜头,生怕不经意间就会从眼前消逝。
  田野里,油菜花才是这一季的主角。山坡上,梯田里,沟壑内到处都开满了金黄色的油菜花。花丛中蜜蜂、蝴蝶追逐其间,与油菜花竞相争艳。再向远处望去,油菜花海的尽头是黑白交错的徽居,在青山蓝天的掩映下,有如身临幻境。

 

 

 

 
宏 村

  在皖南偏远的山区,有一座本不起眼的村庄,却因其牛型的奇特布局,引来世人好奇的目光,这就是宏村。
  宏村以“山为牛头、树为牛角、屋为牛身、桥为牛脚”,又以南湖为“牛肚”,月沼为“牛胃”,村内家家户户门前流经的水圳为“牛肠”,让人拍案称奇。同时也征服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们,把宏村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
  原来,牛型布局是根据风水先生的观测,旨在改善村民的生存环境,让本族人丁兴旺,免受火灾之苦。挖湖开圳,前前后后历经几十年才初具规模。抛开迷信的成份不谈,工程的确解决了村民用水、防火等诸多难题。而且几百多年过去了,依然延续这一功用,不得不佩服前人的设计与远见。
  当然,令世人称绝的还有宏村的美景。宏村最美的地方是南湖,而领略南湖美景的最佳时刻便是清晨。东方鱼肚发白时,一个人走在南湖边,在镜头里寻找最殊胜的美景。清晨的南湖是妩媚的,岸边的垂柳在微风中轻轻摇曳,带过层层涟漪。透过深蓝色湖水的倒影,可以清楚得看到粉墙黛瓦的徽居。远处是在晨光中越来越明晰的山的轮廓,近处是一群被主人放开围栏争吃食饵的鸭。原本静谧的湖水,因为有了这些鸭而灵动起来,水波像是在湖面上写着曲谱,间错其中的几声鸭鸣也煞是好听。始信宏村为“中国画里的山水”,而各大美术院校都把宏村做为学生的写生基地,便也不足为奇了。
  当我正陶醉其间之时,一位背着不少器材的摄影爱好者来到湖边。蹲守了一会儿,开始使出浑身解数驱赶湖边的鸭群,打算把鸭群赶至湖心,来“营造”他的南湖晨曲。我的心中油然升出一阵不悦,心想艺术本身就是来源于自然的,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应该展现给观者的就是世间万物自然的一面。如果连艺术创作也落于世俗,流于做作,拍出的东西也会让观者如同嚼蜡,令人生厌!

 

 
南 屏


  黟县西南4公里处的南屏村,在占地面积不大的村落内,竟然有30多座大小祠堂,数量之多、气势之恢弘堪称徽州之首。
  在这些祠堂中,叶氏宗祠是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整的一座。叶氏宗祠又叫“序秩堂”,始建于清初。相传南屏原有叶氏、李氏和程氏三大姓,互相不断攀比、争斗。现在叶氏宗祠的地基比其它宗祠高出几厘米,由此可看出竞争的最终结果。叶氏宗祠也就成了全村的总祠。
  从叶氏宗祠外看,歇山重檐,端庄轩敞、正门悬 “钦点翰林”、“钦赐翰林”、“钦取知县”金字匾额。大门两侧有若干旗杆墩子和一对石鼓。
  徽州宗祠以门口摆放石鼓表明本族最显赫的官员是武将,若为石镜则表明是文官。由此可知叶氏一族出了一位了不起的武将。
  宗祠分上、中、下三个厅堂。下厅堂一般是演奏的地方,也可以设置戏台,能容纳观众上百人。
  中厅堂是族人举行祭祀、召开本族会议的所在。上悬“贡元”、“进士”、“经魁”和“松筠操节”、“津逮后生”等功名、褒奖之类的  横匾。两侧各有厢房一间,据说是摆放家法、刑具的地方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上厅堂摆放叶氏一族的祖宗牌位,下有供桌、蒲团,供祭祀所用。
  叶氏宗祠的厅堂内现在还摆放着染布、晒布的台架、绞车、染池,是张艺谋在此拍摄电影《菊豆》时遗留的道具。另外,《卧虎藏龙》中镖局的场景也是选自该宗祠内。宗祠两侧的墙上还贴了不少影片中的剧照。
  在徽州,祠堂之所以数量众多有着深刻的原因。历史上,中原人三次大规模的迁入徽州,都是缘于政治动乱。漂泊异乡的外省移民为了对付社会以及自然困境的双重压力,最普遍的诉求就是团结一致,共同对外,保持本族本姓的凝聚力。聚族而居,祠堂便成为维系并强化这种关系的最好舞台。同时宗祠也是维系一个个家族的精神纽带。祖居徽州绩溪的胡适,客居他乡几十年,在他自传中的第一句话,就是“我是安徽徽州人。”


卢 村


  古徽州建筑的特征除 “四水归堂”、 “五岳朝天”外,当数 “徽式三雕”。这 “三雕”即指石雕、砖雕、木雕。石雕、砖雕囿于材质坚硬,并未见有精妙之处。唯有木雕因材质松软且有韧性,工具精良,工艺高超等各方面原因,在徽州众多村落,皆有木雕精品。展现着独特的艺术魅力,赢得世人瞩目。
  在宏村北一公里处,有一座从外表看并无特色的小村落,该村向来就以出石雕、砖雕、木雕的能工巧匠而出名。更重要的是,村内因拥有徽州最好的木雕楼——志诚堂而闻名遐迩,这就是卢村。
  木雕楼始建于清道光年间,据说是由当地富户“卢百万”所建,仅木雕一项便由4个工匠历时25年才得以完成。
  楼内分为前、后、侧厅,其中最精彩的雕刻集中在前厅。前厅一共有20多扇雕刻精美的门板,每板又分眉、腰、裙三部分;眉板上还雕有别处少见的龙头花纹,手法以透雕为主,方便后厅采光;腰板面积相对较小,但雕刻却是整板精华的所在,内容主要是一些典故、故事、戏文和渔、织、耕、读等内容,手法有浮雕、浅浮雕、立体雕等,刀法细腻,惟妙惟肖;裙板面积较大,手法以浅浮雕为主,既可遮挡视线,又可遮挡从天井方向飘落的斜风斜雨。综观整扇门板风格典雅,构图巧妙,布局合理,勘称木雕精品。
  在文革时期,木雕能保存下来可谓奇迹。当年为使木雕免遭破坏,楼主人将精彩之处用泥巴封住,但木雕依然有不少处被毁。现在为了保护木雕,把精美、易损之处用玻璃罩了起来,即便如此,也丝毫挡不住木雕楼的夺目光彩。
  著名的黄梅戏演员韩再芬曾以卢村木雕楼为背景,成功创作了《徽州女人》,与木雕楼结下不解之缘。韩再芬的肖像也挂在木雕楼前厅的醒目位置。著名演员斯琴高娃主演的《走出蓝水河》也是选取木雕楼作为主要场景,斯琴高娃也成为卢村的“荣誉村民”。

 

 

 木坑竹海


  木坑竹海也叫“滴翠谷”,距宏村七公里左右。因为没有合适的公交车,距离也不算太远。跟同行的几位广东朋友打算徒步过去。
  在宏村时一直有人推荐木坑竹海,说那里成片的竹林是曾经拍摄《卧虎藏龙》在竹尖上打斗时的场景。之前也有听说是在四川蜀南大竹海拍摄的等不同版本。不管是真是假,心想这不过是地方上为吸引游客采取的宣传手段罢了。成片的竹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,既然来了就不能错过。
  木坑其实是山间的一个村子。先前村子附近的山上都是树林,因为遭受了一场山火,把所有的树都烧光了,木坑村的祖先就在山上改种竹子。竹子生长期间短,成材快,而且四季常青。在山上连成一片,着实蔚为壮观。
  从公路到达木坑村,需要翻过一座山头,山势虽不高,却十分陡峭,当地村民用竹片制成竹梯,降低了攀爬的难度。虽然如此,爬到山头时也已两颊生汗,吁吁带喘。
  山顶正是拍摄木坑村全景的最佳位置,听说香港著名摄影师陈复礼就是在此处成功创作了一幅作品,被英国皇家博物馆收藏,木坑竹海由此而闻名天下。
  这里的风景果然不比寻常,在一片青山翠竹的环抱中,木坑村黑白色的徽居格外显眼。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,装上长短家伙,支好三角架,一字排开,等待最精彩的一瞬。我也没有免俗,匆匆拍了两张,不太满意,匆匆删掉,又匆匆下了山。
  也许美景真应该是等出来的!

 

 

 

徽州旅游贴士
至徽州的交通:
  婺源不通火车,周边也没有机场,可乘火车先至浙江衢州或江西景德镇,再转车到婺源。然后由婺源坐长途车至黄山市,再转车至黟县,由黟县可以到宏村、西递、南屏等景点。推荐直接到宏村,以宏村为中心游玩。
  若要直接到黟县,可以乘飞机、火车先至黄山市,再转乘汽车至黟县。
徽州的住宿:
  徽州的客栈多以民居旅店为主,可包食宿。理由是人情味浓,环境比较好,别有一番情趣,往往是自助游背包客的首选。价格为每天50元左右。
徽州各景点的交通:
  在婺源,县城每天都有开往各景点的公车,但收车较早,一般下午4点后就没有车了。也可以包车或摩的,没有时间限制。
  在黟县,若以宏村为中心,宏村村口有开往附近各景点的公交车,一般价格都在5元左右。如果还打算去黄山,可以考虑直接从宏村包车或经由黟县乘长途车到汤口(黄山脚下),不必再返回黄山市,避免多走冤枉路。
 
 
 

 

One Response to “行摄徽州”

Leave a Reply

XHTML: